大四学生回家过年被莫名砍成重伤昏迷一月

日期:2018-01-07 01:01:29 作者:侯善 阅读:

  吴水平的姐姐在照顾吴水平     “阿平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2月20日这一天,当走进海口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1121房的那一刻,病房内沉痛的气氛让人感到是那么的揪心吴水平虚弱的身躯瘫软在病床上,四周家人与朋友们深切的目光和无言的泪水环抱着他距1月20日吴水平在乐东被人砍中脑部,昏迷至今已整整一个月2月22日的手术将最终决定这个年轻人的命运吴水平能否醒来吴水平的老父亲不敢去想,他只是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阿平,你不能有事,你是我们一家人的希望”     飞来横祸:大四学生回家过年莫名遭人砍伤      受害人吴水平,西北民族大学在读的大四学生,一个本来应该拥有美好未来的年纪,如今却只能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左侧头部因那时的伤害早已凹陷下去,让人不忍去看病房里,吴水平的父亲不断地在拍打头部,“都怪我”,因为阿平远在兰州上学,每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而大三那年为了社会实践并没有回家过年,于是阿平的父亲要求儿子2012年的春节一定要回来过但没有想到1月16日阿平回来后仅仅三天,惨剧就发生了     “阿平是个好孩子,从小到大都不会和人打架”,吴水平的堂哥吴海武到现在都不明白一个好孩子为什么会被他人砍伤这一点当时身在事发现场吴水平的好友吴源渤也说不上来,“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据吴源渤回忆,1月19日那天,吴水平与同村的另外5个好友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后,因多年未聚,便一起在外面玩到很晚回家时已经是1月20日的凌晨     “当时阿平骑着三轮车,我和其他四人坐在后面”,吴源渤说,在回黄流镇的路上,有一辆摩托车从后面赶上,车上坐着三个蒙面的人待摩托车驶近,后座的两个人突然挥起手中的砍刀向吴水平等人的三轮车砍过来“咣咣咣”,待几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连砍三刀,其中一刀竟不偏不倚地砍中了吴水平的头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吴源渤至今难以忘怀,一把砍刀深深地陷入了吴水平的头部,对方试图拔出但未果,于是放弃了凶器,掉头逃跑吴源渤跨到前面刹住了还在行驶的三轮车,但他的好友已经失去了意识“那把刀有80公分长,就那样留在阿平的脑袋上……”     乐东县第二人民医院、三亚市人民医院、海口市人民医院,吴水平的家人带着他辗转了多家医院,期间不止一次听到医生说到,“要做好办后事的准备”,但一家人都不曾放弃,因为他们也无法放弃吴水平的父亲说,阿平是一家5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却只有阿平一个大学生,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包括父母在内,一家6口人工作干活只为了阿平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阿平不止一次说过,要像堂哥吴海武一样,考上研究生”吴水平是这个家庭所有人的骄傲,但一起恶劣的行为却正逐渐带走全家人的希望     警方重视:省公安厅高度重视成立专案小组      是什么原因使吴水平遭此毒手,与人结仇无论是家长、朋友还是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坚决表示,绝不可能!家人口中一年只回家过一次春节的吴水平显然没有机会与他人结怨那么事发当天发生了什么吴源渤表示,那天几个人一直在一起,吃饭、聊天、唱KTV,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情况     由于该案件在全乐东县造成了巨大的反响,也引起了乐东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乐东县公安局局长陈元波表示,海南省公安厅已经为该案成立专案小组但目前案情的进展,陈元波不便透露陈表示,由于案发突然,并缺少直接证据,该案的调查存在一定的难度据一知情人透露,现场凶犯遗留了凶器,同时警方已经掌握了一个可能的关键人物     爱心涌现:村民纷纷自发捐款     对于吴水平的为人,很多村民都赞不绝口,当知道这个在全村人眼里值得为他骄傲的孩子如今生命垂危,黄流镇很多村民都自发地为吴家捐款,截至目前为止已经有数万元但对于吴水平的治疗费用来说,却还远远不够多次辗转治疗,吴家或卖或借已经花费了近15万元,吴父表示,这笔钱未来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但 是与儿子的生命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他只希望孩子能够醒过来,也希望警方能够早日抓到凶手     而在得知吴水平同学的遭遇后,西北民族大学方面反映强烈“多好的一个学生啊”,吴水平的班主任是1月21日得知了这个消息她表示难以理解,一个乐于助人,学习踏实、认真、刻苦,生活节俭的好孩子会遭此毒手“性格开朗,深受同学们的喜爱”,这是班主任王老师对阿平的评价开学后,在吴水平并未到学校报到后,一些要好的同学们才从老师那里得知了 这个噩耗“太过分了,一定要抓住凶手,并严惩!”学生们甚至在网站、论坛上发表帖子支持吴水平并希望早日破案吴水平所在的西北民族大学电气学院的张纬院长随后与乐东县刑警队取得联系,“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很不容易”,希望务必抓到凶手,给孩子一个交代     命悬一线:     22日的手术决定其命运     “吴水平的状况不太乐观”,主治医生海口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陈伟明主任一直关注着吴水平的病情由于被砍头部的伤口太深,颅内压力太高导致脑液不断外溢,吴水平的脑部缺氧肿胀严重,伤口始终难以愈合“2月22日的手术将是关键”,陈伟明说,但手术不能保证成功,即便成功,吴水平也未必能够醒过来最好的情况是保命重残,或者是植物生存而且对于吴家来说,手术成功后,后续治疗的费用也是一笔难以估计的数额陈伟明也表示,希望报社和社会能够帮助这个可怜的家庭     “阿平还是有意识的,我们说话,他还会流泪”,面对吴水平父亲激动的话语,陈伟明遗憾地表示,以阿平的状况看,本人存在意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基本上认为对外界不可能存在反应         但对于吴水平的家人来说,他们只愿意相信一个事实,就是他们的阿平还有希望,手术也一定会成功“阿平,阿平”,这个家庭的呐喊声是那么的催人泪下和撕心裂肺“阿平,我们大家都会陪着你,你还能去实现自己的梦想”,阿平的小姐姐紧紧握住了弟弟的手,眼中却早已奔涌着无数的泪光“如果你能听见,